现在的位置: 1分11选5 > 上海11选5 > 正文
1个多月3大高管离职一季度亏了近5000万德邦怎么
2019-06-11 14:55 上海11选5

1个多月3大高管离职一季度亏了近5000万德邦怎么了?

  今天铅价格最新行情

  金三银四的日子里,快递行业高管们的跳槽、辞职,动向多的有点“不正常”,尤其以德邦的三连辞震动业内。

  4月10日,德邦股份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单剑林辞职,这是德邦上市至今第四位副总经理辞职。

  其实,德邦高管集体离职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发生,有媒体统计2011-2013年德邦总监级离职26个,高级总监7个,其中以邓小波、阿玉顺、康菠等人跳槽去天地华宇最为轰动,邓小波一度被认为是德邦的接班人。

  虽然德邦对外表示高管离职不会对公司造成影响,但是4月29日晚间,德邦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第一季度营业收入54.76亿元,同比增长16.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05万元,同比降低149.14%,基本每股收益-0.05元。有推测,高管频繁流动导致德邦整体的运营情况不稳定。

  在所有上市快递公司中,德邦也成为上市时间最短(14个多月)、离职高管最多的公司,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想大学毕业没几年,就开上豪车,打上高尔夫,指挥成百上千的手下干活,过年过节,还可以开着豪车衣锦还乡,这种生活是他们在毕业之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但如今在德邦变成了现实,这让他们在人前非常有面子。”

  可是这样的德邦如今却面临高管流失的尴尬,德邦在一个多月内接连3位高管辞职,财务负责人单剑林的请辞,距离德邦4月4日发布2018年度报告不到一周,不免让人想到背后究竟是公司层面的战略出现了改变,还是另有原因。

  德邦快递在上市之后,就力推“大件快递”战略,并且将公司名从“德邦物流”更改为“德邦快递”,在上市之后还先后变更了两次品牌LOGO(商标)。而根据财报显示,德邦2018 年业务量为 4.83 亿票,同比增长 54.21%;营业收入为 230.25 亿元,同比增长 13.15%。其中,快递业务收入突破百亿大关,达到了 113.97 亿元,同比增长 64.50%,并且反超快运,成为主业,这也意味着德邦“大件快递”战略的初步成果。

  德邦的发展似乎顺风顺水。可是就在近日,百世快运、安能快运、壹米滴答、优速快递等企业相继对大件快递产品调整重泡比变相打折,拉开大件快递市场价格战争大戏。

  而这其中,德邦在国内大件快递的整网触达实力、点均货量和网点活跃度都排在前列。崔维星在 2018 年年报中致股东的信中了明确表示:德邦快递仅用 5 年时间,便实现了快递业务从 0 到 100 亿的突破,成为大件快递细分市场的行业龙头。转型的 5 年里,德邦先后进行了业务单元变革、运营体系变革、组织架构变革以及参与“双 11”物流大战、冲击上市、更名换脸等等一系列重大改变。韩永彦和单剑林既是见证者,也是深度的参与者。

  此外,韩永彦在德邦近13年,2014年9月至2019年3月,任德邦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集团高级副总裁兼快运事业群总裁、轮值CEO。单剑林也是从2009年开始就在德邦财务部门的负责人。据和讯网的报道,韩离开前薪资为173.41万,单剑林为100.91万。可是,在公司的持股数量却都为 0。

  对于高管的接连辞职,德邦似乎没有外界想象的“惊慌。德邦的自信来自于德邦有一套完整的校招人才和培养体系。

  德邦快递在整个物流快递行业,最与众不同的,就是所有高管都是自己培养,校园招聘应届生从最基层做培养、选拔。据说,德邦内部对于离职的员工,不叫离职,而叫毕业,因为这些员工都是校招进来的。德邦也因此被业内称为物流界的黄埔军校。

  德邦财报显示,公司设立了德邦大学,所有员工均需定期参加内部培训。公司内部各个层级的管理人员基本来源于内部提升,丰富的人力资源储备,保障了公司快递等各项业务规模扩张对各层级管理人员的需求。2018全年,德邦大学现有兼职讲师2,205人,开设培训课程6.44万小时,共有25.57万人次参加各项培训。

  德邦快递 2018 年年报信息显示,从 2005 年校园招聘试点,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德邦快递累计招聘了 11649 名本科生、1383 名硕士及博士研究生。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公司大学本科学历及以上的员工比例约为 17.88%,大专学历及以上的员工比例达到 39.01%。

  这几年,德邦的管理模式与海底捞相似,德邦创始人崔维星总结到一点,就是要让员工“爽”:老板在“激励”上的投入使员工感动,愿意服从企业的“牵引”,进而产生超预期的“服务”体验,而这种“服务”体验在市场上的成功又让老板有更多的财力投入到“激励”上。

  从2018年年报上可以看到,德邦在员工福利上提供各种相匹配的方案,目前主要包括亲情1+1、中秋寄情、集体婚礼、家庭全程无忧福利方案等。2018全年,共有248对新人在海外举行了集体婚礼;全公司约9万人享受到亲情1+1福利:每月员工和公司各出一百,共计两百块打入父母账号中。2018年3月,公司设立了“快递员金星勋章奖”,表彰连续12个月获得五星级评价的快递员,共有82名获奖快递员获得了价值10万元的金砖。今年3月,德邦给234个快递员每人发了10万年终奖,光这一项就花费2340万元。

  这个缝隙可能就是重“位”轻“钱”的“错位激励模式”。德邦晋升速度在业内是出了名的快,员工(尤其是大学毕业生)能得到多于同龄人的锻炼机会和晋升空间。2018年上市的时候,德邦高管人员的简历图谱可以看出,99%以上都是80后,且都是从底层做起逐步晋升到高管层级。

  火箭速度提拔的例子不胜枚举,《天下网商》也曾有报道,普通员工可以很快成为营业网点或运作场地经理,2~4年之后成为区域经理,这时公司就会给他配价值12~13万元的车;3~5年后可能成为总监,接下来还可能会成为大区总经理。德邦还规定了储备干部中至少有25%的名额会留给司机等非文职人员。

  德邦如今副总经理岗位就有30多人、总监、大区经理、区域经理更是多达几千人。

  与大方提拔岗位不同的是,德邦高管的工资在业内并不算高。《天下网商》曾报道过,德邦郑州大区总监,麾下有近千人的团队,但是年薪只有30多万。这个数字在物流行业并不算高,甚至一线快递员都可以拿到类似年薪。

  韩永彦、黄华波、单剑林这三位已经辞职的高管,年薪虽然均在百万元以上,最高者达到了173万,但这其中2人是轮值CEO,一位相当于CFO,年薪在业内也不算高。2013年12月加入天地华宇集团的邓小波离职时,就曾传言华宇开出80-300万的年薪挖墙脚,如今过去5年多,德邦高管的年薪依然没有到200万。

  德邦内部人士表示,德邦内部架构庞大,光副总经理就有近30名,因此辞职几名高管,对德邦整个管理架构的伤害没有外界想象的大。

  今年辞职的三位高管,在德邦工作都超过10年,“外部人觉得德邦高管最近辞职频繁,从大盘看确实如此,但是站在离职个人角度,他们的离职并不频繁。”德邦内部人士表示,从另一个角度说,德邦人才梯队太完善,上级不走,下级哪有机会。

  崔维星曾表示:“德邦物流有那么多名大学毕业生,每年还在进行大量校园招聘是基于3年、5年、10年后的人才梯队建设考虑。”

  对于公司人才梯队的信心,也让崔维星不止一次的对外表态说,德邦不担心高管流失。“对于我们德邦而言,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中高管离职肯定也会越来越成为一种常态,大家不要过度敏感,应该正确看待,以平常心看待。”

  知乎上德邦的前员工坦言:“德邦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除了老崔,走谁都没什么太大影响。”更有人评价高管离职风波:“德邦内部确实有些震动,但是很快稳定下来了。为什么?因为德邦的人才培养机制实在强大,所有的岗位迅速被替补。现在的德邦,说得不好听一点,高管的流动是众人期盼,你不走,我哪有位置坐?赤裸现实的职场政治,也凸显了其人才培养的造血能力不容小视。”

  虽然现在物流公司都在引进智慧物流,数字化提升管理水平。但是说到底,快递公司还是一个传统行业。也正因如此,主流观点认为,快递公司的团队更需要稳定、需要长期沉淀,一个团队的“经验积累”相当重要,大量员工被培养成才后的流失对公司造成的伤害不可避免。

  而管理层更替太快,必定会导致整个团队经验不能积累、团队磨合度差,在执行力不足的情况,可能会导致公司内部战略出现偏移。

  3月1日,顺丰速运工商信息发生了变更,王卫不再担任执行董事,由陈雪颖借人,同时法定代表人由王卫变更为陈雪颖。

  3月7日,顺丰控股的董事张锐因个人工作调整原因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3月28日,圆通国际的李显俊辞任总裁职务,仍担任执行董事;副总裁黄逸峰任职为总裁。

  4月8日,德邦旗下的背景德邦货运代理公司发生法定代表人及主要人员变更,法定代表人由德邦副总裁刘建青变更为德邦物流集团企业本部战略总裁郭海涛,刘建青同时退出执行董事与经理职位,由郭海涛接任。

  4月9日,申通总经理陈德军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将继续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由陈向阳担任公司总经理。

  4月10日,德邦股份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单剑林辞职,这是德邦上市至今第四位副总经理辞职。

  4月17日,圆通速递公告了一连串的高管大调整:董事长喻会蛟卸任总裁,潘水苗出任总裁;另一位来自云峰基金的黄鑫被提名为董事,闻杭平担任公司副总裁,圆通速递副总裁邓小波申请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